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城镇化前沿 >> 特别关注
城市更新与城市治理——从战略到策略的转型创新


【信息时间:2017/11/20    阅读次数:【我要打印】【我要留言】【关闭】

 

2017年9月2日-3日,以“城市更新与城市治理——从战略到策略的转型创新”为主题的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更新学术委员会2017年会在上海交通大学召开,来自全国的业界专家与学者深入探讨了近年来城市更新的规划与实践,大会学术报告观点总结如下:
聚焦城市双修,探索试点实践新经验
与会专家以三亚市实践为例,提出城市双修要处理好硬环境修补与软环境修补的关系,三亚市既提出了“山、河、海岸”生态修复和城市修补的物质硬环境改善措施,也在提高治理能力和体制建设的软环境上下功夫,出台了地方法规、政府规章以及规范性文件10余项,构建“规划、建设、管理”一体化长效机制。同时提出处理好物质空间更新与文化发展的关系,城市更新要留住城市的文化基因,以景德镇市陶溪川片区的复兴实践为例,将文化传承与工业厂房改造有机集合,更好地彰显城市文化价值内涵。与会专家也提出了城市双修要处理好政府主导与全社会参与的关系,基于“群众迫切需要改善什么,近期就做什么”以及“群众最认可什么,就围绕着继续做什么”的思路,以三亚市为例提出重点解决生态环境问题、绿地及公共活动空间缺乏以及城市交通等重点问题,以让群众在城市更新中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关注先发地区实践,以更新引领城市发展
与会专家着重从更新理念变化和更新方式创新两方面,介绍了上海市和广东省以城市更新引领城市转型发展、强化配套规划支撑的更新实践探索和经验。
上海新一轮的城市更新进入“全口径、全市域、全社会”的有机更新阶段。一是突出规划引领力,以更新规划引导城市发展模式和市民生活方式转变,着力让人们回归社区,让街道回归行走,让住宅回归居住,让城镇回归平和。二是以更新行动模式创新,自上而下开展“四大行动计划”聚焦重大更新项目,通过行走上海活动激发自下而上、量大面广的社区空间“微更新”,关注零星闲置和小微空间的品质提升和功能创造,提高居民认同感。三是政策机制和管理创新强化更新管控力,采取用地性质转变、容积率增加、边界调整、存量补地价、市区收入分成等方式,激发原土地物业权人改造积极性,开展土地契约管理,将更新管理融入土地开发和后续物业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广东省城市更新经历了从以土地集约节约为目的到推动城市全面发展和治理的转变,从关注“三旧”地区扩展到关注城市全域、从纯粹的国土政策扩展到全方位的政策支撑。此外,广东城市更新建立了贯穿更新全进程的规划支持服务,先后编制了市、县域“三旧”改造专项规划、开展了城市更新重点片区城市设计和控规、确定了更新单元和地块改造方案、制定了面向实施的技术协调与咨询、明确了改造规划标准与指引的编制。
探索社区微更新,落实文化复兴与空间治理
社区作为城市更新的重要组成单元,与会专家认为需要规划师扎根地方,重视社区价值和资产的挖掘,以社区行动计划切实推进社区复兴,在更新规划层面应从社区文化、生活和治理层面创新思路,着力复兴社区活力。一是构建社区文化线路,重建社区邻里关系、重塑社区场所精神、重造社区公共空间、重现社区支持网络;二是从社区生活视角,保留社区市井生活气息、重视部分非正规空间和功能的复兴;三是推动从空间公正到社会公正,更加注重公共参与的社区公共管理,包括公共空间、公共服务、社区组织培育。
此外,专家还以北京传统社区更新为案例,提出以城市文化论坛和设计活动为更新行动方式,推动社区渐进式更新,强化以城市设计、建筑信息要素提炼,分类进行建筑改造和创作,延续街区传统风貌,提升文化品质。
完善工业区更新,注重遗产保护与复合功能塑造
与会专家提出,工业遗产保护是城市风貌保护的重要有机组成部分,要构建包括建筑、街坊、道路、区(廊道)等在内的工业遗产保护体系。工业转型与更新的发展趋势在空间上会由单体建筑扩展到街区、乃至城区,在功能上由单一功能向多元复合功能发展,在运营上实现平台化、多元化、网路化、人文化、长期性,搭建创新生态与社区空间的基础设施。工业转型的更新规划方法应有以下几点:一是风貌评估、全息普查,建立全信息、网络化、基础工作平台。建立5D数据库,涵盖空间维度的3D、时间维度的历史人文和环境维度的环境生态、基础设施。二是整体规划、系统思考,建立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战略与空间结构。通过对建筑(或构筑设备)风貌质量的初步判断,并根据历史文化价值、可利用性、风貌独特性三个方面,进行“留、改、拆”的初步判定。邀请当地老匠人参与修复,充分利用旧物,做到修旧如旧和工艺传承。三是基于城市有机更新的城市设计方法。四是创新发展、政策聚焦,打造可工作、可生活、有创意、有休闲的生活街区。通过建设博物馆、完善基础设施、塑造文创休闲等复合功能、提升公共活力等方面,让城市回归日常生活。
开拓更新思路,探索新城再城市化和新遗产方法论
与会专家提出,目前我国新城存在尺度巨大、形态不明、功能单一、交通拥堵、单调乏味等问题,并基于批判性重构的原则,提出了相应改造策略:一是不拆做加法,大幅提高密度。二是加强居住功能,将CBD转型为居住、工作、商业、文化、休闲等多功能的市民城区。三是重塑城市结构与形态,压缩空间尺度,塑造广场、街道、庭院等多样的空间形态。与会专家认为,新城需要改造,新城改造的机会是低的密度和好的基础设施,但新城改造也面临着思维方式转变的挑战。
“新遗产”是指介于“文化遗产”与“过期旧房”之间,年代并不久远,具备一定价值却缺乏法律保护、未能很好被利用的老旧建筑,属于城市空间资源价值和城市设计上的盲区。与会专家认为,其经济、社会、文化、环境价值仍值得发现、利用和放大。“新遗产方法论”用可持续发展的标准看待遗产,认为一切前人遗留,不看对错美丑,都有需要重新定义和善加利用的价值。用并置、叠加等包容创新方式平衡保护与发展、延续性与可变性的关系,探索资源活用,实现新遗产的新价值。
(江苏省城镇化和城乡规划研究中心 撰稿)